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专访未来学家杰里夫金:中国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发表时间:2018-03-11 23:19:5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85072

摘要:别墅楼梯,别墅景观,别惹朕的小皇后,别董大 高适,阳光房设计,阳谷吧,阳春地图
摘要 伴随第二次工业革命发展到顶端,科技技术转换成经济增长逐渐呈现边际效应递减。全球经济停滞、生产力下滑、全球环境恶化都已然成为“房间里的大象”。有人乐观、有人哀叹、有人焦虑、有人彷徨,而作为与凯文·凯利(KK)齐名享誉全球的“未来预测大师”、20本畅销书作者、欧洲“智慧欧洲”计划的总设计师,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其两本著作——《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边际成本社会》中为世界开出了一剂良方。

  伴随第二次工业革命发展到顶端,科技技术转换成经济增长逐渐呈现边际效应递减。全球经济停滞、生产力下滑、全球环境恶化都已然成为“房间里的大象”。有人乐观、有人哀叹、有人焦虑、有人彷徨,而作为与凯文·凯利(KK)齐名享誉全球的“未来预测大师”、20本畅销书作者、欧洲“智慧欧洲”计划的总设计师,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其两本著作——《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边际成本社会》中为世界开出了一剂良方。

  杰里米·里夫金也是“第一财经年度金融书籍”的获奖作者。近日,第一财经对他进行了专访。

  “历史上的经济转型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新的通信技术、新的能源技术和新的交通技术这三种新技术融合的结果。它们的融合构建出我们所说的技术平台或技术基础设施。而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管理经济活动、社会活动的方式,也改变了政府运作的方式。它们架于物联网这个平台上,就能够诞生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数字革命。”杰里米·里夫金在专访中表示。

  而根据他的判断,中国和欧洲会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中国和欧洲都实行社会市场经济。这一点至关重要。历史上所有的基础设施革命都需要有一个社会市场的存在,即政府和商界领袖、当地社区合作,共同创造公共产品。”他称。

  他并表示,未来将由政府、私人公司、大学智库等学术机构、非营利机构等组成的协作共同体共同主导,而不是由少数大公司主导,未来全球化将演变为全球本土化。

  GDP增速都在放缓,生产力也随之不断下降。这样的停滞令全球经济放缓。而此前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化石能源驱动的基础上的,释放了很多二氧化碳。因此,我们目前正在经历全球气候变暖。这可谓是巨大的潜在危险。气候变暖如今已经改变了欧洲的未来路径。毫无疑问,这是有史以来,我们星球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开始回望历史,提出疑问:如果我们需要为全球构建一个新的经济前景,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发展计划,并需要此后的两代人来加以实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减缓气候变暖,并改变全球经济。

  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的第一周,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如何规划德国经济,才能激发新的商业机会和工作岗位,并刺激欧洲发展。我告诉她,改变基于旧的通信、旧的能源、旧的交通技术的旧技术平台或技术基础设施,开始采用新的通信、能源和交通技术网络,才能驱动德国经济增长。

  首先,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通信技术和通信互联网(thedigitalcommunicati>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能够在全中国及中国之外分享,就像我们通过通信网络分享知识和娱乐信息一样。

  如今,这两个网络已经被写入了中国的“十三五”规划。

  最后,这两个网络与第三个网络——数字交通和物流网络融合(thedigitalmobilitytransportati>福特汽车能够发展,需要电力、公路等配套,但这些基础设施平台都需要提升并由政府监管。

  也就是说,回望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都需要政府,不论是国家层面的政府还是地方层面的政府,与商界合作,构建一个公共平台,商业企业能使用这个公共平台来提高生产力和效率,降低固定成本和边际成本,繁荣发展。

  在美国,当时奥巴马总统希望提振美国绿色经济,他花了数十亿美元试图创建一个繁荣的经济体,但最终没有成功。因为美国政府的思维是用政策激励私人部门,让私人部门自己运作、自己决定输赢,由此实现私人部门的繁盛。结果,每家企业往往自顾自地推出产品和服务,但不足以构建出经济发展需要的整体和全面的基础设施。

  总结一下,我认为中国会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世界迎来了“中国时代”,中国需要承担其责任。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样的大公司构建的,也就是说由私人企业构建的,这似乎与理论框架中所提出的协作共同体(the collaborative comm>公用事业公司身上,最终各国的解决方案主要是两种,一则将这些服务变为公有制,一则继续保持私有制,但对其进行监管。

  我的判断是,未来,当千禧一代当家做主时,会产生一种新的政治运行模式。平台要么由私人公司构建并管理,要么由政府构建并管理,但不论哪种情况下,都由政府权威部门监管。这样,公众就能从公共平台获得最好的服务和物品。

  指基于物联网的三网(数字通信网络、数字可再生能源网络和数字交通网络)融合。

  智慧型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不会在一夜之间一蹴而就。这一项目将耗时四到五代人,即半个世纪。令我感到欣慰的是,中国的“十三五”规划中将国家电网转型成为一个全面运营的数字化公用事业网络,以此管理由全中国成千上万个小型可再生能源发电厂所产生的能源分享。这一规模和速度让我看到了希望。

(原标题:专访未来学家杰里夫金:中国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责任编辑:DF370)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