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英国金融监管改革启示:从分业到混业到双峰
发表时间:2018-03-12 16:59:16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85768

摘要:北瓜图片,北干听风冷暖人间,北干听风,北风网,秀米,秀丽江山 李歆 小说,秀家网

  银行承担非法定职责(20世纪70年代前)

  保险业监管仍由政府直接负责。这一时期的英国金融监管部门繁多,呈现“多龙治水”的复杂局面,监管效率底下,不同部门的监管要求经常相互矛盾。

image.png

  利率市场化改革。利率协议的形式实行利率管制。1971年,英格兰银行废除对银行贷款数量的控制,同时允许银行自行确定贷款利率。1973-1975年,为应对全球普遍性的滞胀,英国财政部被迫采取临时利率管制,规定银行对1万英镑以下的存款不得支付高于9.5%的利率。此后,英国在1981年和1986年分别取消了最低贷款利率和对抵押贷款利率的指导,实现了利率完全自由化。

image.png

  1.1.3t“三方体系”:从分业监管到混业监管(20世纪90年代末到2007年次贷危机后)

  金融机构混业经营和国际竞争使分业监管体系受到了严峻的挑战。英国金融业混业经营始于20世纪70年代。英国政府于1971年开始放松管制,银行经营证券业务、非银机构发展理财业务等成为趋势;1986年的“大爆炸”金融改革取消了对商业银行投资证券的限制。80年代,英国金融机构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外国金融机构也大举进军英国市场。分业监管体制下政出多头不但被外国企业诟病,而且影响了英国企业的效率和国际竞争力。

image.png

  

  

  主要改革措施有以下几点:

  

  金融政策委员会(FPC)和审慎监管局(PRA)由央行附属机构变为内部部门,央行直接通过新设立的PRC履行PRA的职责。其中,FPC由13人组成,包括英格兰银行行长、副行长及金融稳定执行董事等6人、FCA总裁及由财政部和英格兰银行任命的其他成员;PRC由至少12人组成,包括英格兰银行行长及副行长等4人、FCA总裁及由财政部和英格兰银行任命的其他成员。

  1.2.3t从“全能银行”到“围栏法则”

  国际金融危机期间,英国全能银行在证券领域过度投机、“大而不能倒”等问题充分暴露。根据英国独立银行委员会《维克斯报告》的建议,英国政府于2012年开始对银行业按照“围栏法则”实行经营结构改革。

  打破“全能银行”模式,在金融集团内部强制分离零售银行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的经营主体。“围栏”内的零售银行业务受到保护,不承担非零售银行业务的经营损失,存款人优先受偿权得到加强。这保障了零售银行业务的延续性和存款人的利益,也减小了危机救助中政府对整个集团的隐性担保和由此带来的道德风险。“围栏法则”并未改变银行集团综合经营的格局,只是在集团内部建立防火墙。

  

  2.3.1t关注前瞻性风险,加强主动干预

  摩根大通国际银行英国有限公司存在系统缺陷,没有能力对客户给出正确的投资建议,尽管尚未显示客户利益受损,FCA仍决定对其处以近308万英镑罚款。

  

  3.6t行为监管与审慎监管协调配合,消除监管空白

  按照“目标型监管”原则,成立独立的行为监管机构,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和市场的有效竞争。长效稳定的金融市场必须充分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由于现代金融业的专业性和复杂性,消费者与从业者的信息严重不对称。此外,消费者保护也必须有效覆盖金融市场全领域。将行为监管机构分离出来,不但减少了审慎监管机构的复杂性,而且避免了多个消费者保护管理部门各自为政的混乱局面。

  明确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机制,消除监管空白。宏观审慎政策部门与监管部门之间、审慎监管部门与行为监管部门,都建立了清晰明确的正式协调机制,避免监管空白。例如,PRA与FCA之间签署的备忘录使双方职责划分明晰且具备法律效力,英国议会和政府可据此向监管部门问责。

image.png

  3.7t打破“监管放松—危机—监管加强”的循环

  监管过松往往酝酿危机。历史总在重复“监管放松—危机—监管加强”的循环。20世纪70年代后,英国在金融自由化浪潮下开始放松管制,银行危机发生的频率明显上升。次贷危机后,以美国次级债为重要投资对象的北岩银行发生了严重的挤兑事件,暴露了监管过度放松导致的金融产品风险失控。仅从英国自身的监管问题来看,危机前英国金融服务局已三年未对北岩银行做过常规风险综合测试。

  结构性调整滞后,“大而不能倒”依然是难题。国际金融危机后,英国银行业吞噬了政府的巨额救助金,而“大而不能倒”的问题却没有任何改善,行业集中度高。仅英国五大银行之一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就耗费了455亿英镑政府补贴。改革决心不足,任何模式都会失灵。英国政府于2015年决定在5年内新增15家银行,以平衡几大银行的行业垄断,增加市场竞争。

  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英格兰银行资产负债表结构失衡。由于英国金融业占比高,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后,英格兰银行通过超低利率政策及特别贷款工具等超常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释放了充裕的流动性。英格兰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在2008-09年和2011-12年两次大幅度跃升,从2006年末的855.93亿英镑激增到2014年9月的4051.32英镑,扩张4.73倍。尽管英格兰银行资产结构多样化,但贷款占总资产95%以上,比重失衡。金融机构的大量流动性以准备金的形式滞留在央行的负债端,占总资产比重从2007年初的23.85%增加到2014年9月的71.53%。

image.png

(责任编辑:DF010)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