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人物 > 正文

辛芷蕾霸气回应“国际巨星”:欲望是前行的动力
发表时间:2018-03-14 10:07:4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87566

摘要:阿迪达斯广告语,阿迪达斯贝壳头,阿德采购网,阿达斯特拉,武装神姬,武装少女校园权术游戏,武装少女动画

“胜负心太重”、“欲望写满脸”、“太傲”……过去一段时间,随着《演员的诞生》及《恋爱先生》的热播,演员辛芷蕾几乎是在一夕之间经历了从名不见经传到颇为外界关注的全过程,但由于耿直的个性和角色的不讨喜,人气攀升的同时,她也面临着诸多争议。

近日,辛芷蕾在做客王江月主持的深度访谈节目《星月对话》时,一一回应了这些争议,比如“不觉得舒畅特别好”原意是“那一场演得不如排练好”,再比如所谓的“国际巨星”梗最初来源于见组时的自嘲,对于“满脸写满欲望”,她则称“欲望是前行的动力”。

因为一直忙于工作,辛芷蕾已经很久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了,此番录制,节目组特意选择了一家电影院,并在录制结束后送上了一个惊喜——邀请她和王江月一起看电影《奇迹男孩》。观影过程中,辛芷蕾几度动容,影片里一家人在一起时的温馨画面不仅让她回忆起了很多与弟弟成长时的趣事,更是让她首次在节目中敞开心扉,讲述与过世父亲相处的点滴往事。

舒畅,咱们戏上见!

节目中,辛芷蕾透露,《演员的诞生》向她发出过两次邀约,两次她都拒绝了,就是因为害怕站在舞台上被别人评判打分,正好那段时间也没有特别合适的戏,就去录了一期,正是这一期的体验让她对舞台产生了向往,觉得是一个挺好的学习机会。

辛芷蕾本身是没有太多舞台经验的,第一次走上舞台时,她紧张的一直干呕,“穿着花盆底,戴着齐头,好像随时要摔倒,听到‘滴滴滴滴’的开演提示音头都特别晕。”也因为没有舞台表演经验,她根本不知道在舞台上该如何表演,“她(舒畅)是对着观众演的,我就懵了,怎么演戏不看着我呢?”

演完后,她觉得自己发挥得还挺好,没想到会输,更没想到的是,采访时的一句“不觉得舒畅特别好”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争议。《星月对话》录制时,她回应称:“其实我说的是,我不觉得舒畅这一场有多好,因为我们彩排的时候比这要好很多,但是节目并没有把我的话全部呈现出来,我也没想到综艺是这样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也没有想到会伤害到别人。”

决赛前选择一对一对手的时候,辛芷蕾又选择了舒畅,王江月问她为什么,她说:“一是因为第一次就输给她了,决赛前哪怕要离开这个舞台,我也要以她为终结;二也是节目组觉得我们第一场很好看,网上有好多讨论说我们到底谁好谁不好,这样的节目效果可能会更好。”

有了第一次的合作,辛芷蕾觉得这一次两个人的默契更多了一些。“说话也很直接了,彼此没有芥蒂,不像第一次她要改剧本,那我也改,就真的是大家互相商量着,想排好一场戏,因为通过几场表演下来,谁好谁不好,谁应该拿冠军,我们自己心里都有数了,就不会太在意结果了。但是我跟舒畅说了,你别指望我服气,咱们戏上见。”

问及这三个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辛芷蕾说是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以前一直演电视剧电影,并不是很注重节奏感,台词也有所欠缺,再回头看一些片段时还意识到,我最努力最拼最真诚最有力量的东西,是我最宝贵的,是不能丢的。”

我的梦想是做国际巨星,不可以吗?!

辛芷蕾说自己作为演员的诞生是从电影《长江图》开始的,拍完这个戏她觉得无愧“演员”这个称谓了,并开始真正享受表演。而在接这个戏前,她刚刚历经人生的丧亲之痛,外公和父亲先后去世,这让她对生死产生许多困惑。之后不久,她就遇到了《长江图》中性格坚毅、信仰爱情的女修行者安陆,开启了三个月艰辛并觉悟着的长江之旅,采访中她说,那次拍摄给她更大的意义是,懵懵懂懂摸到了一个答案:生死,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不要觉得自己能长命百岁,保持危机感,尽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辛芷蕾给人的感觉是对自己特别狠,而事实也是如此,拍戏时即使有替身也要尽量自己完成,冰冷的江水喝了酒说跳就跳,“有的时候是被逼的,有的时候也是因为不愿意服输,我能做,为什么不让我做呢,好多时候他们因为你是一个女孩,就先否定你了,他越这样我越要去。”

2016年初,《长江图》入围第66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走上了红毯的辛芷蕾以为从此演艺之路会有一个提升和改变,但一切都没有想象的那么戏剧化。“我觉得我就是巨星了。”她自嘲道。

王江月问她要做国际巨星只是开玩笑,还是真的要做国际巨星,她说当时算是一个玩笑话,但也是她的一个梦想,“我梦想很大,不可以吗?我招谁惹谁了。”就因为这句话,很多人质疑她野心太大。其实最初,“国际巨星”的梗来源于她的见组故事。“人家都是大小有名气的,你好我是谁谁谁,我一说我是辛芷蕾,没人认识我,然后我就说我是国际巨星辛芷蕾,刚开始就是为了调侃自己,后来就调侃成习惯了。”

还有很多人说,在辛芷蕾的眼神里能看到一种欲望,辛芷蕾不以为意,“欲望是前行的动力,演员其实就是一个职业嘛,就跟你做老师,想拿优秀教师奖,你做别的工作,也想拿最佳员工奖一样的,我们当演员的,不能说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十八线演员吧,那也太没出息了!”

近来,找到辛芷蕾出演的剧本多了一些,她特别高兴,因为好角色也随之多了很多,这是她对于所谓的红感受最深的一点,“我以前就说过我特别想红,但我希望是因为我的角色,而不是别的乱七八糟的绯闻,我现在也不是特别年轻的女演员了,意外得到了一个让大家认识我的机会,我也挺努力的,就是想更多地抓住一些机会,未来能演一些更好的戏。”

人性是复杂的,先别着急骂我

今年除了已经播出的《恋爱先生》,辛芷蕾还有一部作品备受关注,就是《如懿传》,而顾遥和金玉妍都属于个性复杂、颇具争议的角色。所以在《恋爱先生》播出的过程中,辛芷蕾因为顾遥还引来许多网友的攻击。但她并没有沉默,而是公开在微博回击,笑言自己很凶,会还手的。

采访时提及这一点,辛芷蕾无奈表示,但凡有选择,她也想去演一个正能量的角色,“但没办法,这些角色不会来找你演的,谁甘心去做个坏人被别人骂呢,你接到了这个角色,那你就要想尽办法去贴近它。”

现在的辛芷蕾在角色的选择权上已经比过去大了很多,但她直言,她并不会因此而拒绝接演所谓的反面角色,“如果有打动我的点,我还是会去演的,我相信人性是复杂的,不是片面的,人生性善良,生性也有阴暗的一面,我是希望自己能通过这些角色,看到和学习到更多,所以先别着急骂我。”

她坦言,大部分人骂她她并不会太关注,除非提到家里人,这个她忍不了,所以任别人说她耿直也好,立人设也好,她也要说出真实的话。

“我妈妈会看微博,我不想让她难受,她老觉得我被欺负了,我说有什么呀,你看我还骂他们,她就放心了,她就会说,我女儿不在乎这个,我女儿很坚强。就是你想保护家人的时候,你会充满了力量,尽管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也愿意去拼。家里人对我的需要是我最大的动力,讨厌我的人、恨我的人会让我更坚强。”

不用把我当女演员看,当男演员吧

1986年出生的辛芷蕾从艺之路源于一次偶然,本来服装设计专业学的好好的,差一年就毕业了,但因为在电视台实习时被一位经纪人看中,于是退学签约了演艺公司,当时的初衷更多的是可以赚钱养家,为瘫痪在床的父亲治病。

节目中问她有没有后悔过退学,她语气特别坚定,没有!“一直都在想怎么把这条路走下去。”

以前她偶尔会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苦,后来才发现这些都是财富,“因为比我苦的人太多了,所以咱不卖这个惨,这也不是什么可怜的事,你经历的这些苦难都是你的财富,你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像今天这么坚强。”

辛芷蕾今年32岁,刚刚成名,她说过30岁生日时,她心里波动还挺大的,“我觉得女孩三十岁可能也有更年期,那一年我特别抑郁,觉得自己完了,事业也不成功,感情也不成功,没有任何一个成功的地方,直到拍了《绣春刀2》慢慢接上了戏,有了工作,才摆脱了抑郁。”

“会觉得成名的时间来得晚吗?”王江月问。

“不晚,才刚刚开始,我在柏林见到梅丽尔·斯特里普的时候,我就觉得那才是我尊敬的演员,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那样的演员,未来女演员30岁以后,不一定只能演妈妈,只要演技好,就会有更多适合你的角色,你照样可以发光,我坚信这一点。所以也不用把我当女演员看,当男演员吧,我才刚刚开始。如果把我的演艺生涯定为60年,那我还有30年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