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让笛卡尔告诉你,怀疑的价值有多大
发表时间:2018-05-07 11:02:13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332590

摘要:店标图片,店宝宝官网,电阻率测试仪,电子桌牌,少年神探狄仁杰演员表,少年强则国强 原文,少年女仆

批判和确信,正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是创造的两个基础。忽视任何一个,都将陷入泥潭。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康桥生

我是一个哲学教师。

由于研究方向的缘故,一般我是给哲学系高年级学生上课。

这倒不是说我水平有多么高,而是说,我教的是中国近现代哲学史,它要求学生先要懂得中国古代哲学史以及西方古代哲学史、西方近代哲学史,才能掌握进一步的知识。

那么,如何判断一个学生有没有在哲学系的低年级时期掌握好哲学知识,或者,至少学会了哲学思维?

null

我在涉及相关知识点时,会要求学生回答法国哲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是怎么回事。

答案就五花八门了。它可以显示学生究竟有没有读书,有没有思考,为了避免先入之见,我这里就不说错误的答案了。

正确的答案是,笛卡尔在想一个问题:

如何确证我现在电脑前写作这个事是真实的,而不是自己在做梦,也不是有个恶魔把电极插在我的脑子上,构成的幻像(而实际上“我”早已是一坨鼻涕一样的大脑)?

笛卡尔想了很多方法,都难以确证。最后,他发现,无论他如何怀疑,有一件事情他不能怀疑,这就是怀疑本身。

为什么?

因为,当人们对怀疑进行怀疑的时候,依照这个思路,也需要对怀疑的怀疑进行怀疑。

null

▲笛卡尔画像

话说到这里,已经有点拗口了,但是想必读者诸君已经能够明白这个论证当中的奥妙了。总之,如果对怀疑进行怀疑,按照这个思路,就会无限怀疑下去,而这是不可能的。

笛卡尔认为,无限倒退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在某一点上停住,由此,就确立了“怀疑”的稳固地位。而怀疑其实是思想的一种表现形式,同时,任何思想都需要有个主体,否则,谁在思想呢?由此,就确立了“我思故我在”这个对于西方近代哲学极其重要的观点。

为什么说这个观点极其重要?

有很多理由,最核心的一条是,它确立了个人的主体性地位。这个“我”不是“我们”。只要想想西方随后展开的科学、政治哲学、道德哲学等方面突飞猛进、一泻千里的状况就能理解了。

我的重点不在于介绍这个观点的历史后果,而是在于分析这个观点的思维特征。

长期以来,人们从笛卡尔的这个观点出发,得出一个结论:反思、怀疑、批判是创造的前提。从上文对笛卡尔如何论证这个观点的简要回顾中可见,这个结论是正确的。

null

但是,仔细思索之下,却会发现问题没有这么简单。这里面有三点可以说说:

第一点,事实上,笛卡尔也没有一味怀疑下去,他坚定地认为,怀疑本身是不能怀疑的,否则在逻辑上将产生无限倒退,这是不可以的。当然可以问,为什么逻辑上的无限倒退是不可以的,但无论如何,就笛卡尔本人而言,他认为是不可以的。

第二点,即便笛卡尔认为可以对怀疑进行一定程度的怀疑,可以发生“怀疑怀疑怀疑……”这样的过程,但是,无论如何,最后还是有一个“我”在怀疑,这个“我”的存在是确定的。

第三点,则更加需要隐秘。目前国际知识论学界的研究表明,笛卡尔之所以使用了怀疑这个思维方式,实际上是因为他“相信”怀疑这种思维方式是有效的。换而言之,有一些东西笛卡尔没有说,因为它们构成了笛卡尔进行怀疑、批判的前提,否则他就不能展开思想的工作了。

第三点不仅隐秘,而且需要静心思索,才能发现事实的确如此。

null

我举几个例子来帮助读者加深认识。当然,任何例子都可能引到岔路上去,必须牢记,这些例子的目的是要说明,任何思想的事业都有一些没有经过怀疑的前提性基础作支撑才能成立。

例子一:人总是要借助天文望远镜才能对宇宙展开观察。人相信通过天文望远镜获取的信息是真实的、正确的。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人首先相信的不是数据,而是所使用的天文望远镜。但对此,人在观察宇宙的时候不能给予过多的反思,而是基本上认定人所使用的天文望远镜没有发生技术故障。否则,人既要观察宇宙,又要怀疑所使用的工具,工作将难以展开。

只有当获得的数据与人的常识发生严重偏差,人才会想到是不是天文望远镜发生了问题。但也许首先想到的是,天文望远镜观察的宇宙本身发生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变化。

null

例子二:很多人是近视眼,必须戴上眼镜才能看清这个世界。问题在于,为什么他相信戴上眼镜之后看到的是真实的世界?因为他首先相信,眼镜没有欺骗他。只有戴上眼镜之后发生其他问题,比如头晕,比如世界反而模糊了,他才会怀疑是不是眼镜出了问题。但在进行这样的怀疑之前,他也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由于世界近在眼前,所以在这个例子中,他不大会怀疑世界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其本身变得模糊起来,他还是会坚信世界是一如既往的。

例子三:除非你是孙悟空能够脚踩祥云,否则,当你打碎一个旧世界,建造一个新世界的时候,你必须给自己找一个暂时的安顿之处。也许在世界的其他部分改造完毕之后,你也会对这个暂时的立脚点进行改造,但是,无论如何,你必须要有个安顿之处,你不能腾空连这个立脚点同时改造了。

这台天文望远镜,这幅近视眼镜,这个暂时的立脚点,就类似于人们在展开批判、反思、怀疑的时候,必须要有确定性的前提。

null

显然,读者马上可以提出质疑:你说的笛卡尔的故事是思维方式的问题,你举得例子却是实在的,两者之间很难进行类比。

我早已说过,任何举例都会存在问题。但这里重要的是,当你质疑我的举例的时候,你一方面展开了批判性思维,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有一些确定无疑的东西成为了你展开批判的前提?

比如,你认为笛卡尔的故事涉及的是思维方式,我举的例子涉及的是实在的东西;还比如,你明确指出,思维方式的问题和实在的东西之间不能简单类比……这些已经构成了你怀疑、反思、批判的稳固的前提。

null

当然,你可以对这些前提进行怀疑,可是,你还是会发现,存在另一些稳固的东西构成了你进一步怀疑的稳固前提。

人总是要站在某一块土地上才能仰望星空,即便这块土地只有你两只脚那样大。

不仅仅怀疑是创造的前提,伴随着怀疑的确信也是创造的前提,当然,这是一个隐秘的前提。

因此,就笛卡尔那个故事而言,我们应该看到,批判和确信,正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是创造的两个基础。忽视任何一个,都将陷入泥潭。

分享到:

 

收藏